听说山西盛产导演

  • 时间:

  雷声从外部响起之后的正月十七,雨水节气刚过,山西内部呼应,一项由山西影视集团山西省电影有限公司主办、山西晚报社独家媒体支持的“崭新发布”计划暨青年导演推介会悄然在省内启动,一批新生导演喷涌而出!

  过去,以马烽、孙谦等人为代表的“山药蛋派”作家,为中国电影事业提供了强有力的文学支持,他们同时也进行电影文本的创作,让山西与电影早早结缘。从孙谦的《光荣人家》到马烽的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》,从发人深省的《泪痕》到改革开放的《黄土坡的婆姨们》,“人说山西好风光”也成为中国电影不可或缺的美学场景。

  在山西影视集团董事长高晓江看来,“我们已经感受到山西青年导演有如鲁迅先生笔下的‘地火’般喷涌而出,他们普遍具有几个特点:学历高、出身专业;人才全,制片、编、导全在行;分布广、活跃度高。能把他们聚合起来就是山西电影的明天!”

  在第六代导演领军人物、汾阳小子贾樟柯的镜头下,总有对中国底层的人文关怀。《小山回家》《小武》《任逍遥》《站台》《天注定》《山河故人》《江湖儿女》的主人公要么来自山西,要么人物原型取材于山西人,他的“故乡情结”使得镜头始终对准山西人的生活历程。汾阳老城残旧、荒凉的墙砖,到处都是地方戏曲与迪厅狂舞,懒洋洋的台球厅、录像厅和破败空旷的火车站……这些都不失为中国社会转型发展时期中的缩影,是山西的、更是全国的。

  但很可惜,这些一度被“煤时代”的辉煌所掩盖,而在转型发展的今天,山西厚重文化的生命力才又一次得以彰显,而这些正是支撑起精致的影视转化、庞大的影人诞生的根基。

  按计划,“崭新发布”将陆续邀请山西籍的青年导演,并联合相关专家、影评人等业内资深人士,共同助力山西本土影视行业的发展。“就是让山西电影真正从山西出发。”山西省电影有限公司总经理郭红涛说得一针见血。

  山西“新特产”成为爆款是顺着天时的,一春始、万物生。就在2019年大年初一、立春第二天,发生了一件地球人知道的事,后来也捅到了外星人那儿——三个山西人:阳泉刘慈欣、太原宁浩、汾阳贾樟柯,联手为中国观众献上了一场精彩的“山西大秀”,他们打造了春节档46.5亿票房的《流浪地球》,22亿票房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和5亿点击率的短片《一个桶》!虽然他们的身份不都是导演,但“山西导演现象”,早已突破狭隘的解读,变成一股由知名山西电影导演领衔、一大批优秀山西影人崛起的滚滚浪潮!

  在刚刚结束的2019年全国“两会”上,全国人大代表贾樟柯在接受采访时给出了这样一组数据:“去年中国电影票房超过600亿,有超过1000部产出,国产电影占比63%左右。2018年山西票房产出9.1亿,一共有22部电影拍摄出来,这是家底。”

  这部在国际A类电影节、蒙特利尔电影节首映并获赞的影片,也终于回到它的出生地,映后有现场评价:“看到他的作品有一种‘残香落尽始见春’的意味。这个‘特产’,没个五千年文明沿袭,你们还真学不来!”同样是凝聚山西电影力量,同样是让山西影人从山西出发,这又何尝不是平遥国际电影展和“崭新发布”计划的契合。按照山西影视集团董事长高晓江的说法,“当初做光影小镇,就希望它是一个红色基地,如同当年的《新青年》。那些烙印在原始基因里的文化积淀,才是山西人特质的核心。那些闪着光芒的黑金和飘着浓酸的陈酿,像极了山西人血脉里流动的两种东西:坚硬和沉着。”过去,关于山西特产,外界普遍认定的有二:煤和醋。正如贾樟柯导演所说:“2019年是山西电影的发力年,产业政策、营商环境如能进一步改善,相信山西电影的更大辉煌指日可待!现在,山西和电影的关系越来越密切,山西电影人在外产生的影响已成为事实,我们愿意把山西青年电影人团结起来,为他们提供平台,培育扶持、展示交流,未来我们还会邀请投资人、发行商一起来,让山西为电影作出新贡献。3月12日,一个天蓝极了的春日午后,山西影视集团“光影小镇”里,来自北京的山西籍青年导演大飞,带着他的首部独立电影处女作《残香无痕》,首次回乡倾情推介。山西影人为何能成为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?山西新生代导演如何能延续辉煌?请随山西晚报一起来探索答案。没有气候地域限制,雨后场地不积水;至此,一张旨在挖掘山西新锐青年电影力量、打造“山西出品”的蓝图徐徐铺开!”“山西导演”的品牌已经擦亮,“山西特产”的高产季已到来。据了解,“崭新发布”也有望成为平遥电影展“从山西出发”的一个重磅组成。当天活动中还有个插曲,正在影视集团视察工作的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廉毅敏,临时到访推介会现场,他和解雨一番交流后非常高兴并鼓励道:“江山代有才人出!”此时,距离正月十七(2月21日)“光影小镇”的首场导演推介会过去了整整20天。仔细盘点一下,就知道这浪潮来势多猛:李俊、何平、米家山、贾樟柯、宁浩、曹保平、牛朝阳、韩杰、毕赣、大飞、杨瑾、李珈西、刘潇珂、解雨、王振国、吴军、康弘、王曦曦、齐峥峥、唐永康、叶震声、毛渭清、郭华、郭啸……这些你或熟悉、或陌生的名字,男女各俱,几乎串联起中国第三代到第七代导演,而他们都出自山西。”8. 使用寿命长、地域广:该产品所使用聚丙稀(PP)材料为高强度材料,加入具有抗紫外线辐射、抗氧化、抗寒等配方的高强度改性聚丙稀,使该产品具有耐压、耐冲击、耐高温低温、使用寿命长等优点。近年,特产升级,行走在外的山西人总被打听“听说,你们山西盛产导演?”一笑回应时,心头几辗转:“还真对!可在-30℃-70℃气温下正常使用,耐候性极高,不怕日晒雨淋、冰雪严寒、永不翘曲剥落变形。

  20天前的那场被命名为“崭新发布”的计划,启动得相当低调。仪式简短、致辞简单,只把舞台交给了来自上海的山西籍青年导演解雨。可当谢雨的短片《不二》《马路,天使》放映后,到场的省内艺术家、影评人却纷纷表示,看到了一个有电影思维、有艺术感觉的新星冉冉升起,甚至有人赞赏“我们看到第二个贾樟柯”。

  山西在成为外界普遍认定的“煤老大”之前,是一片真正的文明沃土。这里是唐尧、虞舜、夏禹的建朝立都之地,五千年华夏文明看山西,历史遗存丰厚,截至2018年,山西现存不可移动文物30186处,其中,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52处,世界文化遗产4处,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6座,文保单位数量更是居全国之首。

  在影展举行到第二届的时候,贾樟柯便敏感地意识到这个平台应该整合山西影人,于是2018年“从山西出发”单元诞生。一声召唤,应者云集。“平遥电影展除了给中国电影带来助力,更希望‘近水楼台先得月’让山西电影产业得到助推。去年‘从山西出发’单元是对山西电影人才的一次摸底,我们收到跟山西有关的电影作品高达40多部,很多是外省的制作公司制作的山西故事,山西很多电影人才在外省工作,在这样的基础上,山西电影力量得以凝聚。”贾樟柯言语中透着兴奋。

  而另一位领军人物宁浩,一个从小生活在省会城市的太原后生,则用特有的黑色幽默、方言化对白、复杂的多线叙事,揭示社会弊端和小人物心酸。《疯狂的赛车》中的公平失衡、《疯狂的石头》中的国营厂倒闭、底层人民住房问题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中的转型困境……贴近社会又具有人文关怀,成为独有的“宁氏喜剧”。

  这个始终牵系着山西电影的著名导演,在2017年做了一件在国内前无古人的事——在他家乡的一个县城平遥办起了国际电影展,于是在贾樟柯的名号前又多了一重身份:平遥国际电影展创始人。

  贾樟柯和宁浩可以说是“山西导演现象”最功不可没的缔造者,而他们的镜下迥然不同的气质,也让外界对山西电影的多元化创造能力刮目相看。而最终能解释这种多元的,正是山西文化的厚重与多元。